媒体集中报道董春明在“亚洲铝业大会”上的演讲观点
2012-5-25

近日,海内外多家媒体和众多网站集中报道了尚轻时代总经理董春明在上海“亚洲铝业大会”上的演讲观点,引起了业内的普遍关注。

426,铝产业研究专家、尚轻时代总经理董春明在上海“亚洲铝业大会”上发言时表示,到海外投资电解铝项目将是未来中国铝工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选择。他建议国内大型铝业公司和全球性铝业公司都应该预见这一趋向,尽早启动相关合作项目,这将是一个多赢的选择。

董春明表示,当前的铝业形势表明,中国铝工业产业链发展遇到瓶颈,如果发展思路和战略不发生转变,这种困境难以求解,对中国和全球铝业都不利。董春明将中国铝业面临的的问题与挑战概括为7个方面。包括:

1.用全球最贵的电价,生产了最多的电解铝。据尚轻时代了解,国外原铝工业平均电价为2.5-3美分/kwh,而中国铝工业目前的平均电价为7.6美分/kwh。即便未来新疆等地煤电铝项目投产,实际结算电价也不会低于4.5美分/kwh。中国的电力可能是全球定价最为复杂的商品,中国的电价也可能是全球少有的只升不降的价格。

2.用全球最少的铝土矿储量,生产了最多的氧化铝。2011年中国铝土矿储量仅为全球3%,却生产了全球40%的氧化铝。进口的铝土矿和氧化铝占国内市场份额的47%。而且这是在国内铝土矿资源过度消耗的情况下实现的。据行业专家估计,现有铝土矿储量只能满足未来10-15年的需要。

3.在大量进口铝金属原料的同时,大量出口铝初级加工产品。如果考虑铝制品和最终产品的进出口情况,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中国在大量进口铝的原材料的同时,也大量出口铝的初级加工产品和含铝终端产品。2011年净出口铝加工材242万吨,其中75%以上是附加值低的初级加工产品。大体上,2010年铝金属进口量1600万吨,出口铝金属量770万吨。

4.铝消费增长的峰值已过,但是产业链投资热潮仍在持续。2005-2010年,中国铝消费量年均增幅为18.7%,但是2011年增幅只为8.7%。中国铝消费的黄金十年已过,这种情景未来不大可能再现。与此同时,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的在建拟建项目仍然很多,潜在产能巨大。据尚轻时代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建拟建的铝轧制产能超过1400万吨,铝型材产能350万吨,电解铝产能1600万吨。

5.人民币增值压力较大,对原铝进口和铝材出口都有巨大影响,对行业是巨大挑战。如果人民币升值10%,意味着原铝进口成本降低10%,铝加工材出口成本增加10%,届时行业经济效益将会进一步下降。

6.国家的资源、能源、环境、运输等形势日趋紧张,难以为继。2011年,原铝工业用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5.9%,如果再将铝土矿、氧化铝、铝加工的能耗折合成电力后,这一比例将超过10%。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在2015年将单位GDP能耗比2010年降低16%,以应对气候变化,履行节能减排义务。但是,目前电解铝扩张势头较快的新疆、内蒙古、青海等三省区已经被发改委亮出了节能监测的红灯,甘肃、宁夏也被亮出了黄灯。西部地区的在建拟建电解铝项目也将面临运力不足、水资源短缺、劳动力不足、环境容量及生态等问题。当电解铝产量达到2000万吨台阶时,铝工业发展的瓶颈骤然显现。

7.虚拟经济、诸侯经济、权贵经济正在侵害行业与国家利益,造成社会资源和投资的巨大浪费,透支着中国铝工业的未来。董春明认为,行政体制和经济体制问题是导致铝工业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中国工业经济的缩影。“资源掌控”、“寻租”、“投机”、“资本运作”“跟进”正日渐成为经济运行中的关键词。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投资行为严重影响了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率,也抑制了工业领域创新和进步。因此,当前和未来铝工业可持续发展面临严重制约。发展战略和发展之路必须重新审视。

根据尚轻时代的预测,2012-2015年,中国铝消费量继续高于GDP增幅,2015年达到2920万吨,2020年预计达到4200万吨。铝金属在未来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还将承担重要的使命。如果说过去十年是铝工业的黄金十年,那么未来10年将会是白银十年,铝需求增长还将是确定的。但是,受制于多种因素,《铝工业“十二五”发展专项规划》所提出的电解铝满足内需为主的目标恐怕是难以实现的。当然,这也是一个无奈之举,因为近年来中国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海外电解铝投资项目。到“十三五”期间,这一政策目标更需要调整。董春明认为,面对铝需求持续稳定增长和铝生产供应维艰的矛盾,必须学习日本经验,加快实施海外电解铝投资和供应战略。在稳定、安全、经济的前提下,2015-2020年,中国应该继续扩大进口原铝。未来中国公司在海外投资电解铝项目,将直接投资所得原铝定向运回国内,将是最佳选择。而从国际现货市场大量购买原铝,则是最差的选择。董春明认为,到2015年,中国进口原铝的数量应该占国内消费量的5.5%左右,2020年最好在10%以上。因此,下一步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点应该更多地放在电解铝项目上,不仅仅是铝土矿。而从全球范围来看,适宜电解铝投资的地域和合作伙伴的选择还有多种,特别是水电、天燃气资源丰富的地区,将会更加符合低碳经济的要求。

“铝业的生产商与投机者不同,不能去赌中国会在某时刻买多少铝,然后炒高铝价,而应该立足长远,关注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期待并保持市场的稳定。而与中国企业合作投资电解铝就是好的项目。2002-2006年氧化铝价格的奇高不下,以及跨国铝业公司扩产未能跟进,就催生了中国2000万吨以上的氧化铝产能,这一稍纵即逝的历史应该值得多方反思。”董春明对与会的来自美铝、力拓加铝、海德鲁铝业、俄铝、海湾地区铝业的人士提出了上述建议(李建会)

打印】【关闭